【授翻】凌晨三点的雪光

小杰,”奇犽打断道,他用力咬着牙以至于下颚都隐隐发疼, “你为什么没穿裤子?!”

“唔?噢,我有穿啊!我穿着——”

“那是你的内裤!” 奇犽的嗓门飙高了一个八度,“那不算!”

“不那算!最重要的部分遮住了,所以它绝对算!


The Bells Are Ringing by DecemberCamie

一篇戒不了我对他们的瘾,那就两篇。



+

当火警在凌晨三点响起时,奇犽正在肝他的最后一行句子。 

叮铃铃铃铃

“操!”奇犽在椅上一个激灵,猛捂住耳朵。他缩着身向外看去,墙上一片白光大作。  

“不!”奇犽呻吟一声,“不,不,不,不,不!拜托,说真的?!”

他就要写完了!他已肝了这个愚蠢的项目整整他娘的一夜,而火警非要在现在响起来?! 

盖过了警报的嘟嘟声,奇犽听到几个宿舍门纷纷打开。他将信将疑地瞥了眼他的论文;也许他可以偷偷待在这儿写完这份作业,不让任何人发现?但换个角度看,如果真有场大火,他的全部心血都要付之一炬,还得不得不编出个合理的说辞——

休息室大门被猛地推开,一个黑长直姑娘将头探了进来。 

“你搞毛线啊?!”她的大吼声盖过了警铃,“走了,奇犽!你知道程序的!” 

“我不能留这吗?”他哀怨道,在座位里瘫软下去,“想想吧庞姆;你睡觉的时候再也不会有我在一旁打游戏的叫声吵醒你了!”  

她大叫:“不走运的是,作为你的研究助教,你的人身安全优先于你那可恶的态度。现在在我把你拖出大楼前给我麻利地滚出来!”

唔。看来尘埃落定了。

他起身,没好气地嚷着,将手往睡裤口袋里一揣。 

“你到底干嘛熬这么晚?”她在他走出房门时问。 

“比思吉的期中论文,”他简短说。所有学生都噘着嘴从房里出来,脸上是一种兴奋与睡眼惺忪的奇异混合。看上去这声儿还不够彻底吵醒那些深眠者。他们排成一条长龙,往大厅那边的楼梯口走去。  

“上周就跟你说过比起跟伊卡鲁出去浪应该先写完论文,”庞姆摇摇头,两步当一步迈,“那占我们学分的20%,奇犽!”

“我知道!不然你以为我干嘛熬这么晚肝这个?!”

她耸耸肩,搓了搓双臂,“你总是熬得很晚。”

“没这么——等下,”奇犽在楼梯底时蓦地止住步子。他身后的学生都在抱怨但他充耳不闻,“别告诉我,那是雪?!”

庞姆一眺,“呃,是!是的。哇哦。我不知道天气预报说——”

“为什么这是我的人生?”奇犽呻吟着。那阵以头抢墙的欲望简直势不可当,“我穿的是背心,庞姆!” 

庞姆的嘴唇撮成一个正圆,“噢。” 

“Yeah, !我不能出去!我会冻死的。”

“奇犽,我很抱歉但你不能再回房间了。强制性命令所有人离开大楼。”

奇犽看向窗外,皱起了脸。白雪已高到没过楼前的绿茵,且不断从天落下。他能感到那阵啃啮的寒意从脚底侵袭而上,每当哪个缺觉的学生往门外走去的时候。 

这画面可一点都不安慰人。

“奇犽,”庞姆再次说,“我们真的得走了。我可以找个穿外套的人——”

“不。”他宁可死于冻伤也不要和哪个陌生人共享一件外套。光这念头就让他一缩。 

他在胸前抱起双臂,“我们就先走吧。我会没事的。”

他不会,但如果庞姆少说点他倒不会那么烦躁。 

庞姆叹了口气,但未置一词。聪明的举动。他们一起推开门—— 

,”奇犽悄声骂了一句。寒栗从他的每寸皮肤上泛起,而几乎是同时地,他的身子在扑面的寒风下打起颤来。如果地狱会下雪,这就是了;月黑风高夜,雪片厚到从他的拖鞋一路浸透袜子。最糟的是,一大片疲态尽显的大学生看上去像是下一秒就会倒下去。 

“我说了我会——”

“别过去,庞姆!我会——我会搞定的。我们不——不可能被困在这儿那、那么久,对吧?”

庞姆在他们绕到人群最后面时皱了皱眉,坦言道:“那得看火警是被谁拉响的,学生或上级。如果是演习,铃一停我们就能回去,而如果是学生,消防队必须得在我们进去前检查现场。”

“如果这是谁搞的一个恶作剧的话,我会把他的眼珠子剜出来的。”奇犽咆哮道。 

他的助教翻了个白眼,“奇犽,你不能大刺刺说这些——”

“我没开玩笑,庞姆!我还有一行就写完了!一行!要我杀掉那个不管是谁总之该负责的人时一点都不会心软的——”

“奇犽要谋杀谁?”

奇犽在这个不容忽视的声音下背脊一僵。他咔咔转过头来,看到他最好的朋友,小杰·富力士,正站在他身后。他明亮的棕色眼睛在竭力睁开时半阖着。奇犽在意识到小杰没有穿上衣——一大片健美的蜜色胸膛露出——时眼睛瞪圆了,然后视线向下飘去发现—— 

奇犽将脸猛地扭到一侧,血液全往脸颊涌去,心脏也怦怦狂跳着。 

“奇犽?”这是小杰倦怠的含糊,“怎么——?”

“小杰,”奇犽打断道,他用力咬着牙以至于下颚都隐隐发疼, “你他妈为什么不穿裤子?!”

“唔?噢,我有穿啊!我穿着——”

“那是你的内裤!” 奇犽的嗓门飙高了一个八度,“那不算!”

“不那算!最重要的部分遮住了,所以它绝对算!”

奇犽紧紧闭着双眼。这绝对是他这辈子最糟的一晚。首先是论文,然后是火警和活见鬼的大雪,而现在是这个。他祈愿能将小杰只穿一条内裤的画面永久地从他脑中删除,但那可能性就跟拿酷戮不在课上炫耀他家狗狗的照片一样小。 

也就是说:一点都不。一丁点都不可能。

“而我的确有条毯子。”小杰指出。奇犽从眼角一瞄,小心地令他的视线悬在小杰的胯上方。小杰光裸的肩上确实裹着条毛茸茸的蓝绿色毯子。 

真棒。就连小杰都记得要带点什么保暖的东西。 

“奇犽,你没穿夹克衫么?只穿一条背心肯定冻僵了。”小杰走近一点,奇犽身子一绷。 

“不、不。铃响的时候我正在休息室写作、作业,所以没、没时间回房间去。”

“哇哦。你这回真的熬得很晚,huh?”小杰打了个呵欠,奇犽没法不盯着瞧。小杰这样看上去好可爱,眼睛泪盈盈的,脸上的笑容也睡意惺忪—— 

奇犽赶紧别过头,“嗯、嗯。我得肝完比思吉的论、论文。”

他暗暗骂起自己;隐藏他的感觉就真的那么难么?他已经迷恋小杰一年多了,但每看到小杰的明亮笑容时他心中的小鹿乱撞还是没一点收敛。也真奇怪那个青年还没注—— 

一双温暖的手猛地拽过了他的肩膀,奇犽一个踉跄栽进小杰的胸膛里。 

他立马僵住了。小杰在抱着他,健硕的胳膊满满搂过他的后背、将奇犽与他都包进一条软绵绵毛毯里。 

奇犽的脸着火了。他一下呆若木鸡,都忘了要推开小杰。半晌,才哽咽着:“小杰,——” 

“你很冷。”小杰含糊说。他的脑袋完美地窝进奇犽的颈窝里,刺猬头挠着奇犽的下巴。 

“但现在你是那个觉得冷的人了!我不想让你——”他挣扎着想从小杰的桎梏中脱身,但让他极度泄气的是,小杰纹丝不动。“,小杰!快放手!这太丢人了!”

小杰搂着他的双臂收紧了,让奇犽一下喘不上气。“不。我不要。没事的,奇犽,真的。我们这样热传递会好得多;我不想你冻伤。” 

如果奇犽现在能化成一滩泥并立刻死掉的话,他会这么做不带一丝犹豫的。 

“我管你那么多!”他用气声说,“你再不放手别人会盯过来的!” 

“不,不会。大家这会儿都很累。就连庞姆也走了。”

奇犽扭过头——起码,尽量在小杰可供他扭头的范围内——然后意识到,头一次,小杰是对的。庞姆早已没入那片疲惫的学生群里去了,所有人都在努力搓手呵气,没空看他与小杰。 

“瞧,奇犽?没必要担心。再说,你现在没感觉好点么?”

一如奇犽所厌恶的,确实是好点了。他手指奇怪的僵麻感已然褪去,牙齿也在小杰抱着他的这分钟里停下了打颤。不走运的是,寒意的褪去并没有阻止那阵热烫的屈辱感沿他脖颈的一路上涌。实际上,那只让他巴望着能将他正在慢慢涨红的脸庞狠狠埋进毯子里。 

“……有点吧。”他咕哝道,终于投降。

“哈,我说了吧。”

“住嘴!”

小杰用鼻子蹭了蹭他,叹出一声开心的轻哼。奇犽的那处肌肉顿时一绷。 

“小杰,”他说,心脏怦怦撞着肋骨,“你在做什么。”

“抱抱。”这是小杰昏昏欲睡的嘟哝。

为什么?!”奇犽小声尖叫。

“为什么不?”

“这不算是个答案。”

“你的也不是。”

奇犽一口银牙咬碎。“你能不在回答我的问题时这么神秘兮兮的么?!”他叱。

“你不也一样!”小杰争。

“我没有!”

“你有!”

没有。”

“奇犽,你现在就在这么做。”

他是对的,奇犽在被又一簇黑发刺着时反应过来。他从没回答小杰的问题: 

为什么不

奇犽的眼角一抽。说得像他会回答这个似的。“告诉你件事?操你的,小杰!” 

“如果你态度好点的话。”

奇犽的嘴张大了。他朝他最好的朋友默默倒吸一口气,完全张口结舌。

小杰抬眼觑觑他。他的眼在昏暗光线下闪动着促狭的光芒,“我在开玩笑,奇犽。”

奇犽闭上嘴,咽了口唾沫。但他真的是这样吗?说是这么说,但小杰脸上那种诡异地强烈的表情却……

小杰在奇犽能弄清楚什么前就将下巴抵了回去。他悄声喟叹着、将脑袋放在奇犽的肩上,然后不再做声。奇犽等着小杰说点什么——浑身还惶惶然僵着——但小杰没有动。 

慢慢地,奇犽也放松了下来。他的头颅搁在小杰肩上,然后闭上眼睛。小杰的双臂仍然环过他的上半身,双手在奇犽的后腰扣住。奇犽想,这其实有点像是被裹在一个暖融融茧里的感觉。雪片仍从天空不断落下,落在他们的身上,但覆在身上的毛毯庇护他们不湿成落汤鸡。 

被某个他这样在乎的人紧紧抱着的感觉很好;他感到安全,安心。幸福。仿佛没人能伤害他或让他伤心,只要他在这里,与小杰一起。

那让他想要熔化在小杰的拥抱里,永远不再分离。

“你知道,”小杰低声说,奇犽感到他的下巴在他光裸的肩头挪动着,“这让我想起我们第一次见的时候。”

奇犽的眼猛地睁开,“为什么?我们是在田径比赛遇到的,不是凌晨三点的宿舍门口。”

“嗯,对,我知道。我从没忘记怎么遇到你的。但——”他继续说,没注意到奇犽的吸气与脉搏的跳快,“——那天也下着雪,记得吗?”

奇犽只是点点头,不相信他能说得好话。

小杰舒了口气,奇犽看着他的朋友呼出的气息消散在夜风里。他没法在这种姿势下看到小杰现在的表情,但他到底能轻易想象出那张脸上的满腔柔情。他们对彼此的太过了解让他无法不记得小杰的每个表情,喜悦、哀戚,或其他一切。 

奇犽的声音沙哑,“我们并列第一,是不?”

“Mhm. 没人跟得上我们。虽然你哥哥为你没能打败我真的很大动肝火。”

“伊路米还不习惯我会成为世界最大的失败品而已。”奇犽解嘲着。

“你不是个失败品,奇犽。”

“在我家人眼里,我是。”

小杰抬头,撤开身,让奇犽能看到他那灼灼的目光。 

“在我眼里,你不是。”他郑重道。

奇犽眨一眨眼,脸颊烫了起来,“我——”

小杰探身,凑得更近。奇犽缩了一下,本能地闭上眼,等待着——着什么啊,说到底?!他这是在做什么啊—— 

有什么拂过了他的头发,奇犽的眼睛缓缓睁开。他眨眨眼,发现小杰正在用一只手耙梳着他现在落满雪花的头发。 

“你的头发里——”小杰在踮脚时吐出一口气,“——全都是雪花,奇犽!” 

奇犽忍不住笑了一声。他的心仍然狂跳于——嘛,无论刚刚发生的算是什么。他不怎么期望小杰怎么做,只是说:“唔,对。下雪了嘛!有一堆都掉进你的发里了。看上去就像头屑。”

“噫?!真的?”

“嗯。这里,把头低下来我来——”

小杰照做了,而奇犽从他们的毯子茧里腾出一只手来。他的肌肤在寒风下有些刺痛。他的手指拂过小杰的刺猬头,飞快拍去了夹在那里的细雪。他不能流露出一丝他已经梦想这么做好久好久的端倪——能感受到小杰的头发有多软,将手埋在小杰的发里永远都不移开—— 

他猛地将手缩回毯子里,哆嗦着,“好、好了,全、全没了。”

“啊,奇犽!”小杰将奇犽拽向他,再一次;近到他们的胸膛相蹭,“你又冰起来了!” 

奇犽将他发烧的脸仰向天空,内心里尖叫起来。这什么人间地狱。他做了啥要被这样惩罚?被一个他暗恋很久且90%裸着的人在大雪天里这样紧紧相拥?何其无情残忍无理取闹的上帝才会觉得这很好玩啊? 

“你又开始暖了,奇犽。”小杰对着奇犽的胸膛嘀咕着。  

“你都快把我的魂儿挤出来了。我不暖才怪,笨蛋。”小杰能感到他的心跳吗?肯定能。声音那么大他不可能没注意到—— 

“奇犽,你的脸真的,真的很红。”

拜托,让他赶紧死吧,在他不得不直面这荒谬的人生前。 

“天太冷了。”他从咬紧的牙关间迸出。 

“真的?”

“真的。”

“Hmm。我觉得……”

“你觉得,什么啊?!”奇犽用气声说,低头去看——

看到小杰离他的脸还不到一厘米近。

奇犽的呼吸一滞。

小杰莞尔,“呵,你脸红得更厉害了,现在。”

奇犽的双腿发软。他有些恍惚地好奇,如果他膝盖没出息软倒了,小杰会接住他吗?

“你犯癔症了。”他低声说。

“我是吗?”小杰歪头。他们的鼻尖近乎相擦,而奇犽的心脏跳快、叫嚣、高鸣着——

 “是。”

“所以——”小杰凑近,他那双光熠熠的金棕色眼睛占据了奇犽的全部视野,“——你不会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吧,如果我……”

小杰的脸庞在他探入他的私人距离时不断放大再放大。奇犽没处可跑,不是在小杰这样按着他的后背时。小杰的眼睑徐徐耷拉了下去,而奇犽也同步合上了眼。他能感到小杰浅浅的呼吸拂在他脸上。他别过头,微微分开唇去——


好了所有人,演习结束,我们可以进去了!

奇犽猛地一颤的方式有如刚刚被雷劈中。他倒吸一口凉气、从小杰身前远远跳开,不料后脚跟磕上了雪里的一块石块——

,他在他往后踉倒时想着,看着世界开始旋——

一只长茧的手拽过他的手腕然后猛地一。奇犽被拽得站在了原地。他踉了几步,发现自己又一次栽进了小杰极其结实、美丽、而且——最重要的是——裸着的上半身里。

小杰的胳膊在奇犽能动作前就接住了他。奇犽感到小杰的大笑声从胸腔中一路震到他的脚趾。

 “你还好吗,奇犽?”小杰在笑开时问道。 

如果奇犽的脸之前是潮红的话,那跟它现在的样子简直小巫见大巫。

“你!”他猛地一推小杰,弹开,“你故意那么做的,混账!”

“什么?!不,我没有!我发誓!”小杰将毯子从雪上捡起来,小心掸去上面绒绒的细雪。 

“噢,是、是吗?”大爷的,又冷起来了!“你脸上蠢兮兮的笑容可不是这么说的。”  

“奇犽,我是不可能知道铃声会正好在那一刻打响的,”小杰好脾气地说,而他的有理有据只让奇犽想要尖叫,“我是说,你那么聪明肯定知道我没法控制得了那种东西——”

“去死吧,富力士!”他叱道,往宿舍楼走去。他怎能这么好骗?!小杰光是用那双可恶的纯真眼睛看着他就让他的膝盖发起软来。 

“啊,奇犽!别那样嘛。”小杰在人潮一往两边散去时就赶上了他,“如果有用的话,我很抱歉发生了那个!你刚才看上去真的很可爱;你的眼睛紧紧闭着,脸颊粉成那样,就像花瓣!”

奇犽差点被门槛绊倒。不适的融融暖意渗入了他的肌理,但他分不清这是因为室内的高温还是蒙受的这份奇耻大辱。 

可爱?!小杰刚才是说了他——可爱吗?

小杰的手指拂过奇犽的指关节。奇犽一把打开了他的手。 

“别,”他怒吼,“我现在没心情跟你说话!”

小杰噘嘴,“如果我帮你一起做比思吉的论文呢?你会原谅我吗?”

见鬼。他本打算一直冷落小杰到明天中午的微积分课上的。 

“一整套?”奇犽在他们走上楼时朝他喊道,“就,纠错还有所有的?”

小杰点点头。他捏住奇犽的七寸而且他自己知道。奇犽从他眼底那淘气的光芒就看得出这点。他长长地哀叹了一声。

“行吧,”他说,小杰的笑容扩大了,“但你这回不能再偷溜出去了!我还记得那次你把云谷的作业全丢给我,跑去跟智喜练空手道。”

“这事都过去一年了,奇犽!”

“是啊,我还桑心着呢!所以不许你再来一次了,懂?”

小杰屏息笑了起来。他拽住奇犽的手腕,一把将他从走廊中拽出来。

“别担心,奇犽!我永远也不会把你丢在身后的。”

奇犽……无言以对这个。

“这就是你的东西,对吧?”小杰问, 在公共休息室前止步。

“嗯、嗯。这儿——”

奇犽推开门,小杰的手指移开了。一小(大)部分的他在哀悼这份损失因为当然会这样了。多蠢啊,小杰光握着他的手就能让他的内在化成一滩糖浆。 

“好吧,”奇犽出声道,扫过他的笔记并用力忽视小杰放在他肩上的手,“我想我得把它们全带回我宿舍了,就不用过会再做。你得跟我一起来,就让我再找一下——” 

他皱了皱眉。他拿起笔记,再拿起课本。沉重的惊骇铅一样灌进了他的胃里。 

“怎么了?”小杰问。 

“我没有看见我的宿舍钥匙……而且我也不记得在火警前看到过它。所以这说明——-”他长长叹一口气,指甲挠着脸侧, “——说明我把它忘在卧室了。操。”

“你能叫伊卡鲁么?”小杰轻轻拿开奇犽的手,“刚刚火警他多半还没睡,对吧?”

奇犽摇摇头,努力不去顾小杰并没有放开他的手的事实。他在解释时尽可能让声线平稳,“伊卡鲁回老家去了。他有个蚂蚁聚会什么的。”

“蚂蚁?”小杰重复道。

“他的高中吉祥物。但,主要说,我没法回我房去。因为为什么我的夜晚不会再差一点呢——”

“找助教呢?”

奇犽看他的目光活像在看一个二傻子,“你是不知道今晚谁值班?”

了然与实打实的恐惧在小杰眼底现出,“西索。”

“正是。我是没可能低头求那混账什么事的。他会开始——我说不清,呻吟或发出类似的怪声什么的。又及,他最近一直缠着我要伊路米的手机号。我今夜的霉运已经够盛了。”

他搓了搓额头,已经能感到头在隐隐发疼了。“我猜,”他呻吟着,“Ugh.我是说,我永远可以睡在这里的沙发上,但谁知道结局会怎么样。”

小杰在他身后站起,“你应该留在我这里!”

奇犽的后颈一阵刺痛;小杰太近了。这似乎已成今夜的主基调。

他将脸转向他最好的朋友,后背抵着木桌。“那智喜呢?”他漫不经心地问。

“他去打比赛了,明天才回来。”小杰说,捏了捏奇犽的手。“拜托了,奇犽?这会很有趣的!”

噢,奇犽严重怀疑这点。知道小杰裸着并与他共睡一室几乎能让他肯定一丢丢睡眠都得不到了。

 但。奇犽没法对那双狗狗眼说不。

“Ugh, fine. Fine.但如果你话痨的话,我会用课本敲你头的。”

小杰咧嘴,“这倒公平。”

“damn right,这很公平。现在,过来帮我搬这堆东西。我明天会让庞姆开我的门的——”

他们一起将奇犽的书与电脑搬到了小杰的房间。如他所言,智喜确实不在。然而,奇犽没有料到的是,智喜的床上堆满了小杰皱巴巴的衣服。 

奇犽滞住了,盯着那张床。搞什——?

“小杰,”他慢慢说。 

“Mm?”小杰在小心将奇犽的电脑放上桌子时回过头。

“为什么东西全堆在智喜的床上?这样我没法睡。”

“噢,没事,我也没想你睡那儿!”

现在小杰真的很无厘头了。奇犽命令:“那你特么是要我睡哪儿?比起睡你这地板我宁可睡休息室沙发。”

小杰给了他个困惑的目光, “你会跟我睡啊。当然了。在我床上。”

奇犽向他最好的朋友倒吸一口冷气。?!

“啥?”他弱弱地说。 

“我是说,可能床没那么大会有些挤,但绝对够空间的,所以你不用担心!”

“那,”奇犽结巴了,“那不是我想说的——”

奇犽。没事的,来嘛。”小杰一把拉过他的双臂,将他拉向那张印满鲸鱼、只可能是小杰的床。 

“小杰,别,我真心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睡觉总是个好主意!”

不是在小杰的身子会紧紧贴在他身旁的时候。不是!!! 

小杰在奇犽那活见了鬼的表情下噘起嘴,“你不想和我待在一起?我做错什么了吗?我知道我早先惹到你了,但我真的不是故意——”

“噢天哪,闭嘴吧,”奇犽呻吟,“就。赶紧,上床吧。”

他真的,真的不想这么干。但每当看到小杰霜打茄子似的表情时,他的胸口就会有什么恶狠狠攥紧。他没法说不。他就是没法。 

小杰立马眼前一亮。他爬到床上,那条被雪濡得湿漉漉的毯子终于滑了下去。而奇犽立马就在小杰只穿着内裤的模样前移开了眼。 

他的人生在这点上真是活生生的地狱了。

小杰几乎是用他那荒谬的怪力将奇犽一把拖上床的。他将毯子拉到奇犽的下巴高度,然后轻弹了一下台灯,结果不小心害它掉到床上。 

。小杰,那是我的腿!”奇犽用气音说。

“抱歉。”这是小杰的低音。他的呼吸洒在奇犽的脸上,而直到这时奇犽才意识到他们间的距离有多小;他们躺在同一个枕头上,两张脸孔差不到一公分,四条腿在下面缠在一起。 

奇犽使劲吞了口唾沫。他在一片黑暗中很难看清小杰的眼,但他能感到小杰的目光正定在奇犽脸上的重量,念念不忘。 

“奇犽?”小杰问。 

“嗯?”

奇犽在小杰拂去搭在他眼上的碎发时微微一颤。小杰悄声咕哝道:“我真的很抱歉。早先的时候。” 

奇犽的心跳声在他耳畔轰轰作响,“你是说我跌倒了?别放在心上。我知道不怪你。而且你最后接住我了,没关系的。”

“不,有关系。”

奇犽的眉头拧起,“那是什么?”

床垫在小杰移近时微微下陷。 

“我很抱歉让他们打断了我们。”他低声说。

然后他的唇就贴在了奇犽的唇上,缘于户外的寒风而有些干裂,却温柔而笃定。奇犽自动回吻了他,然后他们的手就在一堆毯子与被单下摸索到了彼此。

而这就是关于奇犽是如何在前一夜赶论文堪堪踩过比思吉的及格线,凌晨三点站在雪中,最终与他最好的朋友亲♂热到昏过去、然后在翌日清晨醒来对室友慌慌张张地辩白的故事。

但,他在这整件事后荣获了一个男朋友。所以就不卖乖了吧。 

fin.


一觉醒来发现点推荐的意外还蛮多 呃 没有料到 不过谢谢 你们都是天使!<3

译恋爱轻喜剧真的好开心 也许我该多译点这方面了

13 Jan 2018
 
评论(7)
 
热度(223)
© eekihc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