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KEE

“为你而死,我想不到比这更壮丽的死法。”

【依诺克/杰克】【翻译】好奇而已

去年的翻译练习。解禁了算了……

Just curious

 

***


“给你些忠告,男人们间的那种:如果你想留在这儿只是为了艾玛的话,别太纠结。”伊诺克从他正摆弄着的傀儡中抬起头,冷淡地瞥了杰克一眼。

他假装漠不关心,假装没有迷失在那双五彩旋转的蓝眼睛中,那一整片待他鲸吞、无边无际的海洋里。杰克看上去为这话由衷地困惑了——也可能只是装出来的(鉴于艾玛真的很性感),但伊诺克在心底里隐秘地希望他是真的不感兴趣。伊诺克不那么擅长假装他没在嫉妒,但他却见鬼地擅长以无数句尖酸刻薄的讥讽将它层层裹覆而不是,嗯,饥渴

“你瞧,”他继续说,“她在几十年前谈过一次恋爱,而那最终让她心胆俱碎。所以她再也不能被谁打动了。”

伊诺克在心中狠狠踹了他自己一脚:提这件事实在是太糟了。就算杰克现在对艾玛感觉平平,但“赢得一个伤情冰美人的芳心”的诱惑也一定会让杰克颠倒的。他是想要恶狠狠地威胁,而不是当一个正将他引入正轨的见鬼的心灵导师!

他叹了一口气,从抽屉中拿出一颗心脏。奥莱芙为此而激动攥起的拳头少许鼓舞起伊诺克的自尊心。浮在杰克眼底的薄冰暂时消融成了闪动的好奇。当伊诺克正让两只傀儡自相残杀时,他抬眼、默默觑着杰克那张全神贯注的脸孔,在他打算毁灭掉这两只傀儡前——只是为了将杰克这一刻的表情铭刻于心。


次日清晨——嗯,实际上是同一天清晨——在伊诺克正倒着咖啡时(黑咖啡,因为其他的所有人都他妈更爱喝茶,就像一群从没听过“乳酪”的烦人又孤陋寡闻的英国佬一样),杰克走进了厨房。他的头发乱蓬蓬的,那件穿在身上的宽大睡袍——伊诺克认出它曾属于他的爷爷。这个美国男孩看上去是如此……秀色可餐。伊诺克差点被咖啡呛着。

“我能来一杯吗?”杰克问,他的视线从伊诺克的马克杯滑到柜台上。

“我没意见。”伊诺克回道,在杰克经过他旁边时余光瞥到了他的屁股。把持住自己,奥康纳。

“我还以为这里的所有人都只会喝茶。”杰克评价道,小啜了一口。

他的脸立刻就因那浓烈的苦味而皱成一团。

“我需要某些更强劲的东西。每晚循环的重置会榨尽一个人的精力的,似乎没人能看到这点。”伊诺克回答,漫不经心地倚靠在柜台边好让自己看上去冷静且从容。

但他太过关注杰克以至错估了他与台阶的距离,结果差点一脚踩空并滑倒。杰克未置一词,但他敢发誓他清清楚楚地看到杰克了挡在马克杯后的嘴角勾起一丝笑意。


半明半暗的静默从他们身上流淌过去,有一会儿他们只是一起坐在一起喝咖啡。然后杰克放下杯子,抬起手、擦了擦唇角的咖啡渍。

“所以你能,呃,让死者复活,对吧?”杰克说,盯着伊诺克正与他的爪哇咖啡亲密接触的地方。

“呣,你可以这么说。”这一定就是上班族与同事谈公事的感觉了。老天啊。


“听着,我知道,你其实,呃,很介意我在这里打扰你。我懂的。你和艾玛间正有什么化学反应而你觉得我会破坏掉你的好事。”杰克这话实在是太语出惊人,直接害伊诺克被自己的咖啡呛着而发出一连声咳嗽。

 

“你觉得我和艾玛之间有什么?我是在说艾伯!”伊诺克为自己辩护道,恐慌着,因为他居然在此刻的情况下毁了他唯一的盾牌。你懂的,同性恋于一个美国人——即使是未来的——还是会被深恶痛绝。

 

“抱歉伙计,我刚刚只是瞎猜。那我猜你是和奥莱芙……?”杰克咧开嘴,试图抚平他在窄小厨房中所激起的涟漪。

 

“事实上我没在和任何人搞暧昧,所以把你和你那好管闲事的长鼻子挪走除非你他妈的是想要和我约会,懂没?”伊诺克唾沫横飞着,垂死挣扎地希望这阵气势汹汹的怒火和苏格兰口音能拯救一下他基本已在杰克面前出柜的事实。

 

杰克呆呆地张开嘴,像是想说些什么,但即刻就被奥莱芙打断——她拨开稠厚而一触即发的空气,径直走进厨房,就那么轻易地将它切成两半。

 

“早上好,男孩们。”她在炉台边倒了杯茶,嘴角是一个小小的微笑。伊诺克的心脏现在大概是以每分钟一千米的速度在怦怦狂跳吧。他从奥莱芙的身后瞥了杰克一眼,发现对方正目光灼灼地紧盯着自己。

 

“我上楼了。”伊诺克简明道,在任何人可以反对前就重重放下他的马克杯、大步迈出厨房。

 

伊诺克尽可能让他在关门时不发出一点声音,然后狠狠扯下他的上衣、猛地栽进床里——脸朝下的那种。他将脸埋在床垫中歇斯底里地尖叫,头痛得像下一刻就要爆炸。一切都完蛋了、彻底搞砸了。他想把他的心脏从胸腔中狠狠拽出来换成一颗猪的,他想要把杰克的心脏也掏出来;他想要假装自己不是一个有着双重性格的恶心的怪胎,他想——

 

一声敲门声响起。伊诺克挣扎着从那漫无止境的胃痛中抽身而出,擦了擦眼睛,然而那扇门在他还没说“请进”前就开了。这让他心头再次窜起火苗,直到他看到门后徐徐露出了一双明亮的、清澄的蓝眼睛。他的愤怒几乎在刹那间冻结。

 

What the fuck?

 

伊诺克应该暴跳如雷,应该愤怒得仿佛双眼能喷出火焰。那该死的杰克•波特曼知道了,他一定会想要掐死他的,但他没有。他只是坐在他的床沿,安静地,任由杰克一点点侵入他的私人空间。

 

“嘿。”杰克说道,他差不多站在他的房间内。伊诺克避开了他投来的视线。

 

“我没有想显得在瞎八卦,你知道。我只是好奇而已。”杰克继续说。

 

“为什么?”

 

“well,um,”杰克走向他的床,坐在他的一侧。

 

伊诺克几乎为他此刻的平心静气而感到惊悚了,他居然就放任那阴魂不散的该死的杰克•波特曼就坐在离他这么近的地方而且还向他慢慢倾身而且——

 

HOLY SHIT。

 

杰克的双唇贴上了伊诺克的。

 

他在亲吻他。

 

伊诺克冻住了。他心中澎湃着惊涛骇浪却没有一句能凝成语言。

 

“当然了,我会和你约会。如果你想的话。”杰克声线柔和,听上去有些不确定。

 

伊诺克的视线终于迎上杰克的。他的呼吸开始急促。

 

“你是个——?”

 

“Gay,是的。从我来的那个年代来看,这就更寻常了。”杰克露出一个笑容。

 

伊诺克将一只手抚上杰克的脸颊,大拇指轻柔摩挲着那里的肌肤。一种不知名的勇气涌上他的心头、鼓舞着他这么做。他向前倾身,在中途与杰克融进又一个吻中,一个真正的吻。他们两人的双眼慢慢合上,而世界就在这一刻停驻。

 

一个吻接着又一个吻,再一个吻,很快这两个男孩就不分你我融化一处。

fin

评论
热度(3)

© CHIKEE | Powered by LOFTER